栏目导航

凤凰天机论坛www.7034.com 六合开奖结果 t35cc买马彩图 80333香港神算天师资料 0149香港王中王白小姐 9334.com www.685577.com
t35cc买马彩图

当前位置:主页 > t35cc买马彩图 >

赫本的《窈窕淑女》是发生在英国什么时期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6-29 11:24   来源:未知   阅读:

  帮帮忙吧,服饰影视鉴赏课要交论文了:通过《窈窕淑女》赏析那个时代的服饰特点。谁有资料给下,800字就够了,中文英文都可以!~~谢谢谢谢...

  帮帮忙吧,服饰影视鉴赏课要交论文了:通过《窈窕淑女》赏析那个时代的服饰特点。谁有资料给下,800字就够了,中文英文都可以!~~谢谢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窈窕淑女改编自萧伯纳的《匹克梅梁》。《匹克梅梁》写于1912 年,故事脱胎于古希腊神话匹克梅梁。相传古代塞浦路斯岛有个国王叫匹克梅梁,由于厌恶当时的女性,他自己用象牙雕刻了一个少女像,而自己又爱上了这个被他一手“创造出来”的女子。他祈求神灵将这个雕像变为真人。爱情之神应允了他的请求,赋予雕像生命,两人便结为夫妻了。在《匹克梅梁》这个剧本里,萧伯纳用自己独特的角度和眼光,描写了一个与上述神话相似的故事。卖花女伊莉莎天生丽质,聪明乖巧,但出身贫寒。语言学家希金斯注意到了伊莉莎独特的嗓音,朋友皮克林与之打赌,如果希金斯能改变伊莉莎的语言举止,使她变成一个举止优雅的,看似出身贵族的小姐并能出席大使馆游园会而不被识破,皮克林便承担她的所有学费。希金斯在授课的过程中高高在上,傲慢冷酷。正是高傲无情的态度扼杀了他与伊莉莎之间微妙的感情。独立自主,自尊心极强的伊莉莎不愿过着肉体精神受人摆布和虐待的生活,更不会接受希金斯而嫁给他。她选择了离开,并与真正爱她尊重她的弗雷第一起生活。这个剧本创作的年代虽然是英国资本主义暂时稳定和繁荣的时期,但由于自身的生长环境和经历,萧伯纳对资本主义的虚伪面目已有了充分的了解。因此,他写这部剧本的目的是要“说明英国资产阶级的上层社会,同下层劳苦人民相比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差别,上层社会的人们只是受过一些资产阶级教育,能操较为文雅的语言并无其他长处。”十九世纪末,正是女性主义思潮开始蓬勃发展的时代。身处新旧思潮交替之际的萧伯纳预见此思潮的发展,在其创作中试图重新诠释新时代的男女关系,指出在女权思潮发展之际,男性心境所产生的挣扎,以及女性所必须面对的挑战。伊莉莎就是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产生的新女性——似乎生来要求平等,自尊自强。而在最后伊莉莎决意离去,更是显示了她与以希金斯这个自尊、骄傲且对女性带有严重的偏见的男性为典范的男权社会斗争到底的决心。

  30 年代开始,《匹克梅梁》就被改编成音乐剧在个大舞台上演并得到了空前的好评。1964 年,好莱坞根据音乐剧《匹克梅梁》花重金打造的电影《窈窕淑女》隆重登场,一举获得了7 项奥斯卡金奖。电影的剧本与原来的剧本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结局--电影《窈窕淑女》中,伊莉莎虽然忍受不了希金斯对她的无视与冷漠,还是回到了希金斯的身边.. 虽然影片极力回避“大团圆”的滥情结局,但却避免不了“大团圆”的趋势。

  时隔几十年,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原来的剧本和电影的结局产生如此大的差别呢?首先要把原因归结于媒体传播的力量。电影是大众的艺术,它的产生,不仅仅是人类在技术上的突破,更是一种艺术的展现,一种文化的创造。电影在展现、反省人类行为的同时,表达和传播这人类的思想,并对接受它的观众产生巨大的影响。电影所想表达的思想观念,生活生产方式将作为一种“潜在的引导力量”,是观众“生成新的使命感性和理性,对传统的观念和价值观标准提出疑问和挑战。”

  二十世纪30-60 年代,美国的社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其中比较突出的是妇女运动的蓬勃发展。“我需要比丈夫,孩子,家庭更多的东西.”这一口号的提出,引起了妇女的共鸣。不仅仅是妇女,整个社会也重新开始关注已经长期为人们所忽视的妇女受歧视的问题。整个60 年代再一次成为女权运动觉醒的时代。这次运动,在取得许多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得人心的过激行为,遭到了人们的非议和关注。在这个大背景下,改编后的电影《窈窕淑女》被推上了银屏。而改编后的有“大团圆”趋势的结局不得不让人把它和社会上正如火如荼进行着的妇女运动结合起来。而此电影也试图为两性之间必然产生的冲突提出一个可行的解答: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都必须重新调整自己的心理和态度,才能达到双方的和解。可以看出,这个结局一方面是试图缓解女权主义者过激的行为,温和一些可能更能得到幸福;另一方面也是要提醒一直处在社会“上层”的男人们,父权一统天下的时代过去了,不要抱着自己顽固的自尊和骄傲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顺应一下时代的趋势吧。观众的接受也影响着剧本的改编。接受美学指出,文学不是一种指向客体世界的对象性活动,而是一种相互性的交往活动。接受美学确立了读者的中心地位。接受美学的观点认为,创作既非文学活动的终点,也非文学活动的目的。相反,作品总为读者而创作,未被阅读的作品只能是“一种可能的存在。”电影剧本作为文学作品的一种,我们也可以说在电影创作中,观众就是中心,电影创作是为了观众的,那么,观众的需求,审美心理以及审美期待也是剧本改编的重要因素。

  60 年代的美国,电影业已经是一片萧条的景象了,各大公司开始解体。而人们那种自二战以来被成为“美国精神”的乐天精神被消磨殆尽,很多美国人开始对自我对社会产生了怀疑,在思想上经历了一次痛苦的转变。他们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各种新事物,各种社会现象。“由于黑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反战运动的风起云涌,年轻人的标新立异,离经叛道的生活方式的流行,社会上对两性关系的规范不断放宽,使得美国电影的题材大大拓宽了。”这也是《窈窕淑女》被搬上银屏的时代背景。应该说,这部电影是适应于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人们的心里需要的。在这个我们称之为“狂乱的年代”,轻松幽默的音乐剧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喜爱。而改编过后的有“大团圆”趋势的结局功不可没。

  一部电影成功与否与它是否符合大众的审美情趣和需要有着直接的关系。正如贾磊磊在《电影语言学导论》中所提到的“艺术的王国是人类的精神家园。在这个审美的王国里,主体是按照人类法则来统治这个世界的。”由此可见,符合人类普遍法则的作品往往能引起广大观众的共鸣。对剧本的改编也要不断贴近这些法则。人类的法则最先体现在对人的普遍心理状态的揭示。

  当然,作为商业电影,《买花女》剧本的改编是根据了市场需要的,也符合好莱坞一贯的制作模式,“它们迎合大多数观众的心里,宣泄他们的某种情绪,也能反映那一时段的社会变化和思潮,但他并不直接正面的揭示社会的矛盾和冲突,基本上是逃避现实的,娱乐性的大众的文化,只是给因社会现实而搞得烦躁不按的人们一个可以暂时躲避的空间。” 改编后的结局不仅削弱了女性自我斗争的力度,使女权主义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更把批判资产阶级的力度减弱。而相对而言,萧伯纳的《匹克梅梁》更深刻严肃地揭示了社会问题——男与女的斗争不仅仅是个人的或是两性的斗争,更是两个阶级的斗争,平民和贵族的斗争。肖伯纳认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人都成为有固定职业的“类属人”或“圈子里的人”,如果没有相应的经济实力,处于下层的“类属人”想要成为更高的“类属人”只能是一种空想。

  神话中皮格马利翁以精湛的技艺将象牙雕刻成了美丽的少女, 这是第一次转变, 与之对应的, 则是《卖花女》剧作中伊莉莎外表的变化。伊莉莎在息金斯的调教下, 衣着、谈吐以及仪态都有了令人咋舌的改变。第一幕她出场时, “戴着一顶黑色的水手小草帽, 沾满伦敦的尘土和煤烟, 大概从来也没有刷过。她的头发也很该洗洗了, 那像个灰老鼠似的颜色决不会是天然的”。伊莉莎很早就被爹妈赶出了家门, 对她来说, 重要的问题是生存, 一个温饱都不能保证的卖花女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也没有条件去打扮自己的。伊莉莎到息金斯那里求教, 希望学会“有钱人的话”时, 她试图把自己打扮得干净些, “戴着一顶帽子, 上插三根鸵鸟毛围着一个不算脏的围裙, 粗布外衣也弄得整齐的了一些”。显然, 这已经是她外出见客时最好的打扮了, 但是在息金斯他们眼里仍然显得“肮脏得可怕”。与此形成反差的是, 别斯太太帮伊莉莎洗澡更衣后,变成了“一位秀丽而极其整洁的日本少女”, 不但息金斯和辟克林没有认出她, 连她的父亲也在开门遇见她的时候, “恭恭敬敬地让开路并且道歉”。为了考察伊莉莎的学习成果, 息金斯将她带到他母亲的茶会上, 在华丽服饰的衬托下, 伊莉莎“给人一种异常高贵而优美的印象”,不但没被第一幕开头就见过的希尔家人认出来, 还赢得了佛莱蒂的爱慕[2]。后来在使息金斯赢得赌约的那场大使馆舞会上, 伊莉莎更是以盛装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但是华丽的衣着只是修饰了肤浅的表象, 对于去掉伊莉莎根深蒂固的下等人习气毫无补益。且不说她在一开始就是操着浓重的丽孙林地方口音咋咋呼呼地口出脏话, 息金斯甚至说, “一个说话口音这么难听的女人, 在哪边儿也不能待, 根本就不该活着”。即使在息金斯因为和辟克林的赌约而留下她, 吩咐别斯太太第一次给她换装后, 她依然说出“去你的! 自己闺女都不认得了吗? ”这样的话。她谈吐上发生较大的变化是在一段时间的训练之后。息金斯母亲的茶会上, 伊莉莎的外貌让人惊喜,发音“拘谨而正确”, 声调也很美。但对语音的修正也只是另一种表象。茶会上大家的话题一离开问候和天气, 伊莉莎不文雅的措词和粗俗的内容就戳破了这层表象, 最后她离开时的那句声调优雅的“”, 更是让在场所有人愕然。息金斯夫人认为伊莉莎的口音和打扮是息金斯和他的“裁缝的艺术表演的成功”, 但伊莉莎仍然“见不得人”, 因为她的谈话里有“太过火的部分”。第三幕末伊莉莎参加了大使馆的舞会, 在这里她“出类拔萃妩媚动人的仪态”, “同维多利亚女王一模一样”的神气, 使大使夫人对她赞不绝口, 说她“妙极了”, 大使翻译甚至认为她是匈牙利王家公主。伊莉莎在息金斯的调教下, 一步步从贫寒的卖花女走到王家公主, 看似取得了质的飞越, 其实不然。衣着服饰可以改变, 语音语调可以修正, 但内在的气质和修养是需要长期熏陶和累积的。虽然在短短六个月的训练中, 他们教她搭配衣服、弹钢琴, 训练她各种方言, 带她去音乐会, 这些都只是让她在不与别人进行深入交谈时像一位王家公主。因此息金斯会在每次带她出席上流社会集会的时候, 都“对她的举动有严格的指示”, 并且只许她讲两方面的话: 问候和天气。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他们对伊莉莎的改造是失败的。诚然, 息金斯因此赢了赌约, 辟克林也从中获得了不少乐趣, 但对于伊莉莎而言, 这是一个让她疲惫不堪的游戏。她满怀着成为花铺店员的期望, 到后来即使被人误认为是王家公主, 却仍然只能面对赌约一旦结束, 就会被息金斯和辟克林遗弃的前景, 看不到任何关于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